“大妈要债团”为什么会被需求

2017-08-09 10:05 人阅读 来源:未知

在河南商丘,有一个平均年龄约50岁、约30名中老年妇女组成的“讨债”团,她们参与各种债务纠纷、工程纠纷、医疗事故处理。日前,这个“大妈团”的14名主要成员被一审判决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2年至1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面对一审判决,有大妈表示委屈:“我们确实犯法了,但不是什么黑社会。”估计这个看法,也比较符合一般网民对于这件事情的观感。的确,说“大妈讨债团”纯洁无辜,没有人会支持。毕竟,她们所做的就是帮人“出头”的生意。如果说,年轻的暴力团伙所依仗的是拳头恐吓,这些大妈们的底气则是“你不敢拿我怎样”。对这样一个“大妈团”,说她们犯寻衅滋事罪,说服力可能更强一点。

法律不能因为犯罪嫌疑人是大妈就网开一面,这样的主张当然没有错。但是,说她们犯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就需要更扎实的证据和更严密的论证逻辑。好在这样的结果只是一审判决,对心有不服的大妈们来说,她们还有机会通过二审程序来为自己争取权利。罚当其罪是基本的法治原则之一,大妈们干了她们不应当去干的事情,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同时,她们所需付出的代价,也只能以法律的规定为限。是否涉黑,不妨等待二审给出最终说法。

实际上,除了是否涉黑这个焦点之外,此案更值得关注的,恐怕是“大妈要债团”到底是怎么产生乃至“红火”起来的?根据媒体的报道,这些大妈在成为“要债团”成员之前,几乎都是病痛在身,生活得并不遂心。有一个被一审判刑5年的大妈对记者讲,她最初参加这种活动,在意的就是别人会“管饭”。后来,她觉得自己一个病人,能够“帮助”到别人,很“荣幸”。应该说,所谓的“帮助”,所谓的“荣幸”,都不过是大妈们自己的幻觉。她们的老年生活困窘、空虚,所以才把被利用当成了“荣幸”。

在社会这个层面,正常的问题解决机制,当然不应当包括“挟大妈以自重”、借大妈来达到要债的目的。有不少人这么干了,甚至让“大妈要债”成为一种模式、一种强劲的市场需求,这意味着正常机制一定在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首先,要考虑的是诚信之稀缺。欠人债务,一定要等到别人弄出非常手段才想得到归还?然后,要检讨的是法治渠道成本过高的问题。本来,私人恩怨难决可以寻求公权力的裁判,可是有人却偏偏不信法律而去信大妈,他们也讲得明白——“诉讼成本太高”。

借助黑社会要债,与利用大妈要债,都是救济渠道不畅下的扭曲选择。眼下,大妈们操心的是能否洗脱“涉黑”的名声。而那些看得见、看不见的要债的人们,他们在“大妈要债团”覆灭之后,要将目光投向何处呢?毫无疑问,应该是法律本身。但这也需要执法者更好地作为,让更多的人自觉走上公平正义的大道。 



延伸阅读:

  • 替人要债出损招寻衅滋事被判刑
  • 要债不可逼人太甚
  • 醉汉找错人堵门要债,“欠债人”不计前嫌送其回家
  • 为要债跟欠债人结婚 债没要到又要离婚
  • 党报揭秘催讨产业:团队有人研究法务 有人上门要债
  • 暴力催债何时休?催收团队有人负责法务有人要债
  • 要债时打坏对方路虎车 四人故意毁坏财物获刑
  • 讨账公司要债技巧要点总结
  • 永州男子追女孩送手机惹债务纠纷 冲动要债涉嫌犯罪
  • 他们砸窗、喷车、打人为替人要债 该暴力讨债犯罪团伙被警方打掉
  • 上一篇:出租屋遭入室泼漆追债 防盗门锁却完好无损 下一篇:为帮人要账 西安男子限制他人自由获刑7个月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加入我们|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

    Copyright ©2004-2016 版权所有北京私家侦探 深圳侦探 深圳丝足 北京刻章 上海侦探 重庆侦探 广州侦探 重庆婚外情调查 南京调查公司 徐州私家侦探 徐州侦探公司 昆明侦探公司 郑州侦探 中山侦探 南京调查公司 南京婚外情调查 南京婚外情取证 南京侦探 重庆侦探 南宁侦探 南宁侦探公司 宁波侦探 宁波侦探公司 宁波调查公司 哈尔滨调查公司 哈尔滨侦探 济南侦探 昆明侦探 海口侦探 南昌侦探 长沙侦探